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天柱县信息网
您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新闻 >

曼珠沙华?彼岸花_自然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5-21 01:47   来源:未知   阅读:

夏日的风狂舞着,雨在这个月仿似被惹怒的孩子,一阵一阵,没日没夜的闹腾着,时而微弱时而狂暴……我突突突突的望着、听着??这季节里的唐突与狂呼,以为这心会被它浸泡得发了白,没了光。熟料,山野里的一片又一片的大红的淡红的偶尔还夹着一两朵发白的花朵顶着晶莹的光与亮向我走来、走来。

如果这心的眼没错,那是我放学后放牛时最美的季节和最甜的时光,最最靓丽的图画吧。

那时候的我们好像称她们为石(夏)蒜花,刚开始我也不知道为何大家都这么叫她们,只觉得在山野中且又是在石缝中开得如此艳丽而笑的如此甜的大大的花朵,应该有一个比之(石蒜花)更好听更有意思且浪漫的名字才对,后来当大人们把她们的根刨出,才知道原来她们的根跟蒜头般一样,难怪纯扑而又老实的父老乡亲们便叫她们石蒜花,呵呵…

再后来、再后来,从小说、杂志…其它地方见到她的另一美名,却始终不知原来就是开在山野中,美了我整个夏日的她们??蔓珠莎华(曼珠沙华),一个有着忧伤而又凄美的故事;一个被赋上了心里美好名字,却又不得不为她们的故事而感动的一塌糊涂的彼岸花就是她们。

虽然我生长在农村,那花花草草呀田野里山岗上,到处可见,且每个季节都美丽芬芳,然每次见它们从不觉得它们曾经来过而觉得少了乐趣或减少了一份美丽。尤其是这盛开在夏末里的夏蒜花??曼珠沙华,那带着波浪卷的头发,就似一洋妞总是在每一次盛放的日子里吸引着我、诱惑着我。

上学的日子里,爸爸知道我喜欢她们,早上去干活如见了她们,便会摘几朵绑成一束或几束带回来给我们,然后我便叫妹拿几个爸他们喝了酒还没来得及丢掉的瓶子,在里面装上清水,把未全开放的分成一小束一小束把她们的径放到里面养起来,而后一天一天看着她们在酒瓶上盛放,欢笑。剩下的便成了我们的乐然,我们从自己或者她人头上拔下一根头发,一人拿着头发,另一人拿着花把花朵朝下,花径朝上,用头发从花径中间划一个十字下去,如果是一个人便自己用两膝盖夹住花径,偶后再自己用头发往径上划十字,然后用一脸盆或水桶盛了水,把划十字的这头往水里泡,等到第二天早上你便可看到划了十字的那头也长成了一头弯弯卷卷的漂亮头发,只是这头发的颜色不似花般徇丽,可也照我们看得心欢,满是甜蜜。

也许,你可能会认为这个事情很简单,其实不然,如果掌握不好,十字划得不够,或浅了或过深了都不怎么好看,正如理发师给我们做头发,同样是卷发,有的理发师做出来漂亮,而有的做出来让人大跌眼睛。除了让她们有一头卷发外,我们还会把她们长长的径折成一小节一小节,(这当中得注意了,在折节的过程中不能一下便把径给完全弄断了,你得让它的皮连着,然后反过来折第二节如此反复循环)使之成为一长长的耳环,然后把她们挂在耳朵上、头上,傻笑着乐呵,好似自己成了花的女王似的。如是碰上节假日,我们自己去山上,那可热闹了,为了摘到最美最艳的她们,我们几乎是奔跑着往前赶,好似心怕一不留神便错过了最美的声响与最美的邂逅,有时为了争抢甚至还会吵架,而摘得多的摘到大朵的艳丽的更是满脸的傲然和灿然,如自己没摘到,便会暗然好久甚至一天都不开心。

友情链接:

Power by DedeCms